“我研究你的装帧,捧你在手里闻”,关于10种书籍中的留白设计

装帧设计如何留白?为何留白?留的又是哪一种白?这篇由在现任博客来OKAPI阅读生活志总编何曼瑄,以10本书、4种留白设计来谈。

作者:何曼瑄  转自:设计IN台

01 白色不只是白色 


为什么在书店里放眼望去,书籍包装上的白色面积占了最大了比例?想必是因为白色就是这么百搭店员推荐大家都要带一套吧。


在印刷品以资讯传递为首要任务的这个世界里,当你看到大面积的白,目光就会不自觉地搜索「不白」的位置,「留白」通常是为了让不白的地方被凸显,不同配置的留白被安放在书封上,沉静而稳妥地托起各式各样的故事。 

午后的病房课》蔡文骞着/蔡佳豪设计 

“《午后的病房课》 医师作家的散文集,以一篇描述实习期间的经历为画面灵感,白色符合作者身分联想,含蓄的白膜更巧妙点题。”


其中也有些书封会因为特别白而吸睛,可能远看只见一个完整的白色方块弹跳入眼,伸手拿起才发现白里又透着另一种白,或是模拟纤维交错的触感织成整片打凸纹路、或是故事里玻璃窗外洒入的一道光烫成一片珍珠箔膜、或是边角隐隐透出的裁切线宛若在你眼前开启了一个空白的设计稿视窗。

《Design by wangzhihong.com:A Selection of Book Designs, 2001-2016(王志弘作品选2001-2016)》王志弘著/王志弘设计

“《Design by wangzhihong.com:A Selection of Book Designs, 2001-2016(王志弘作品选2001-2016)》 设计师该如何呈现自己15年份的作品?一个空白画面,是所有设计的开端,也是让读者展页一探究竟的邀约,更是能够收纳设计师所有作品的背景框。”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Sheila Hicks著/Irma Boom设计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 织品设计师的同名作品集,据装帧设计师自述,她为避免局限作品的想像而拒绝在封面置入Sheila Hicks丰富多彩的作品,甚至最终连书名都忘了放上,但也因此本书触感纯粹而令人更加难以忘怀。”

/02 留白不一定是白 


不熟悉排版软件的人可能没想过,设计稿件里预设的底色并不是白,而是「纸的颜色」,若不印上任何色彩,「留白」时留的不一定是「白」。


我们若试着抽离所有可见光,会发现原来黑里还能炼出各种黑,黑卡烫印的黑色线条一路延伸到内页领你走进社会主义古巴世界里跳针般日复一日的生活,或那黑色方块般的书体上隐隐透出一轮明月和其黑得发亮的倒影,是作者心里永远惦记着的登月计画……。

《粉红色噪音》夏宇着/夏宇设计 侯俊伟

“《粉红色噪音》 装帧设计一向不假他人之手的诗人夏宇,将全书以透明赛璐璐片印刷双色,打破诗集内页安静干净大量留白的既定印象,诗篇交叠就仿若书名般成了相互干扰的噪音。”

《三十三场革命》切‧格瓦拉外孙卡内克・桑切斯・格瓦拉着/何佳兴・张溥辉设计 


“《三十三场革命》 切.格瓦拉外孙的遗作短篇小说集,古巴政府的荒谬与冲突在他笔下成了不断跳针的唱片,设计延续此意象,从书封到内页穿插跳针线条、穿越留白(或留黑)页面,即便看不清依旧存在。”


当不印的地方不是任何颜色而是透明,一页一页的资讯层层交叠,宛若电影中骇客的程式码豪雨,这画面是否还能称之为「留白」?


/03 为何这一页空白?


在出版社上班时接过几次读者询问,某本书的某页是不是本来就是空白的。我总是简单回答:「是。」然后留下长长的空白秒数,希望他能双重体会这个真空的安排。


在书册中的空白页是奢侈的,但对于时常一头栽入故事里的读者来说却是必要的喘息提醒。

《流浪狗之歌》嘉贝丽・文生着 

“《流浪狗之歌》 嘉贝丽・文生的无对白炭笔画绘本叙述被抛弃的狗儿流浪的历程,大面积留白画面使读者完全聚焦狗儿的神情和肢体感受。”

我们从未不认识》林宥嘉・万金油著/聂永真设计 

“《我们从未不认识》 以歌手林宥嘉的12首歌为文本,邀请小说家万金油创作短篇故事,版型安排使得每个故事换场时同时获得留白页面的喘息空间。”


例如悲喜剧般的短篇故事间,对应唱片更换曲目时的空秒般给你一个空页休息;或是单色淡笔勾勒的无对白绘本中,大面积留白刚好让读者足以凭脑补完成阅读;而且后座力比满纸文字更强大,得在结尾多留下一个跨页的空白才让人有空间落下眼眶里的泪。


这种喘息的需求,唯有全心投入一口气读完书册时才能深切体会。


04 不白的留白 

但我个人最喜欢的,则是一点也不「白」的留白。在众多剧情漫画和图像小说里,当看不见的时间被具象呈现,即便毫无空隙的画面里色彩线条盈满、情绪超载仿若要冲出书页,读来却让人像四周被抽了真空。

《乒乓》松本大洋著 

“《乒乓》 漫画《乒乓》最终回,无对白甚至无状声词的真空跨页开启的决战,将画面张力拉到顶点,接着复杂分镜连续喷发仿佛把人吸到比赛现场,又瞬间穿越时空看到孩提时期的选手样貌。”

《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聪明的小子》克里斯.卫尔著

“《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聪明的小子》 工整的精笔对称画格,以一个跨页穿越五十年,画面饱和却安静无比。”


在这些故事里,画面被接收后在脑海中镜头被各种解读拉近拉远、跳转速度瞬间转变,目光在画格间游移的时间可以被无限拉长,然后一个翻页,就是生死胜负、四季流转、或时光穿越。


若能被剧情带领着进入了这种隔绝一切的空白地带,就像走进了作者在远端打造的宇宙里,我觉得最深刻的阅读享受,莫过于此。

本文为字体天下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